文汇求是 >
陪我在求是的绿荫下走一走
时间:2017-07-12 10:22:31 来源:求是学院宣传中心 作者:
 
   七月上的夏是石榴的鱼尾裙,开放着热情似火的青春。在盛夏,在每一场暴雨过后,求是的天会更蓝,空气会变得更加清爽,问你有何可担心的?不如在求是的绿荫下陪我走一走。
    
   玉兰在校园里的文德山和38栋寝室一带路上都是,天使大道到校医院附近也有只是中间夹杂其他树木。阳光下的玉兰翠绿的叶会发光发亮的,而花朵那清高不可一世的洁白,拥有出水芙蓉地美。她们有的花骨朵是立立呆着,待花开了,就是懒散的开放着,并不端庄,但是大气,显得随意近人。特别是袅娜的打着朵的尤为可爱,像调皮的小孩笑着很狡猾的脸。可惜的是玉兰的花期很短,当骨朵绽放后开的慢的就四天,少则三俩天就开始凋零。她的花瓣会枯萎然后坠落。然而和秋荷相比,我并没有感到有凄凉之感,可能是她袅娜的打着朵的时候那么潇洒自然豪无拘束,掉落了不痛不痒安知如素的离开。
   盛夏的花,很少有的花花期很长。好似《红楼梦》里那句“开到荼靡花事了,尘烟过知多少”青春最美好的时光在夏季里任蝉鸣空桑林,却不能挽留什么。更不能像香樟树那样长绿四季。香樟树在校园田径场里都是。冬日里他也许从不孤独寂寞,终于松柏傲身绿衣,秋冬时刻并不见他落叶,然而在暮春和初夏之间,他的落叶与玉兰凋零相比,我觉得有些凄凉罢了!特别是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,静坐在石板上和偶然路过。一片片绿叶猛烈的陨落,莫名有些痛楚和惊吓,因为大多时候我们看到落叶都是枯萎才飘落,可是香樟树却是绿叶时掉落有些惋惜罢了,又想到他又会长出一些新嫩的绿叶又觉得可喜。生命也许就这样美妙吧,总会有来总有离去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吧!
   梧桐在天使大道一带,理科楼右边有好几株。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梧桐树看着些许有十几丈之高,他看起来显得有些巍峨,在炎热里在他身下乘凉也是一种享受,清晨早一些走去哪里,人少总有一种清幽之感。在梧桐绿荫阳光下,抬头看叶子珊珊可爱,微风吹拂,爽朗可清。在绿荫下行走时也得小心,如果你中了鸟儿的彩头也不要生气,因为你可以去买彩票。与梧桐一样高大的还有槐树,求是的槐是刺槐,高则可达到七八丈之余。南方的槐大多数都是刺槐,洋槐有只是少些,洋槐与刺槐相比,只是花香要更香些。槐树的叶与含羞草的叶子是一样,只是放大了几倍,在初夏他会开着一串一串地白花挂满枝头,不知是送春还是迎夏她都是欢快地在风中摇曳着。
   待十月金秋,桂花也是十里飘香,校园里的金桂盛香神爽。
   求是的夏季里绿阴随处可是,美景也遍地都有,可惜的是美术系大楼前的紫藤萝花期更短我才见她一面,第二面之缘,它已经凋谢了。还有一株则是在科技园到民族食堂那株花开得晚些。
   求是虽小,却藏着一些你没有发现的美。陪我在求是的绿荫下走一走,遛一遛,每一个季节才不辜负她的美。
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白云北路397号  电子邮箱:qsxy@gznu.edu.cn  邮编:550014
ICP备案号:黔ICP备05000603  版权所有: 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
网站数据统计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