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汇求是 >
老屋
时间:2017-11-09 15:53:05 来源:求是学院宣传中心 作者:黄月
 
   在回学校念书之前,我习惯性的回老家看了看。
   走过厚实的小路,转个弯,就能瞧见伫立在银杏树旁的老屋。我欣然向前,不料被大伯家的黄狗当作生人狂吠不止,我已经很久没回到这里了。
    奶奶仍然背靠老屋的土墙,席地而坐。老一辈的人总是很执拗,不愿割舍已被时代淘汰的过去。奶奶就是这样,她不愿离开老屋,宁愿面临孤独的生活,也不愿遗弃这几十年来挡风遮雨的港湾。很多时候,奶奶总是让我们听她重复讲那些老掉牙的故事,说起老屋时奶奶的眼睛就好像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样,清澈且透明。听她说完我们总是敷衍地点点头,现在想想,觉得自己没有好好去珍惜这样的时光。但很多东西错过了,就很难再找回来。
    问候奶奶几句,我便在老屋四处走走。高大挺拔的核桃树、田园边的无名野花和四四方方的大水池都足以勾起我的许多回忆,关于童年、关于快乐、关于哭泣、关于成长。小时候的我是瘦小柔弱的,我没有玩伴,总是一个人安静地坐在银杏树下的小板凳上做着自己的事。最让我开心的便是在老屋后的藤枝上荡来荡去,凉凉的微风吹起额前的碎发,可以让我暂时不去想念远方的父母。我也会经常光着脚丫跑来跑去,捡一颗石子、摘一朵野花,简单又快乐。老屋对我来说就是心灵的海港,每当我心浮气躁时,想想老屋的静谧,我就能很快地平静下来。它承载的记忆沉默不语,却依旧让人怀念。
    每次站在老屋前,都会有着不一样的心情,有快乐也有酸楚。时间过得很快,岁月的皱纹终于爬上了老屋的土墙,老屋更老了。望着老屋,总觉得纵有千言万语也说不出一句,我舍不得老屋。
    黄昏里,老屋就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,在孤独中喘着气。我不敢撩扰这一份岁月的无言与沧桑。再一次跟老屋告别,就把过去的所有记忆凝成温存的永恒吧。
 
 
(作者系2017级汉语言文学6班学生)
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白云北路397号  电子邮箱:qsxy@gznu.edu.cn  邮编:550014
ICP备案号:黔ICP备05000603  版权所有: 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
网站数据统计: